疑似“停摆”的广东海芯:逾期数月未接收项目用地

发布日期:2022-02-06 11: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2月,南沙开发集团、深圳芯信、南沙云芯投资、融美投资联合竞买了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1宗国有建设用地的使用权。

  4月2日,上述四家联合竞买人以广东海芯名义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出让年限20年。

  根据出让合同的约定,用于广东海芯项目的用地应于2020年10月2日前交地,2020年11月2日前开工,2022年1月2日前竣工。

  12月14日,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南沙分局书面通知广东海芯限期接受项目用地。

  今年3月中旬,广州南沙的一半导体项目的开工奠基仪式因请来了中国半导体教父张汝京出席而一度备受业内关注。这一项目名为海芯中国区总部及集成电路研发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69亿元。近日却因被传停摆而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项目信息显示,该项目的注册主体为广东海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海芯”)。

  在开工奠基9个月以后的12月1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海芯中国区总部及集成电路研发生产基地项目所在地,多台挖掘机正在填土。据现场知情人士介绍:“该地块正在回填砂、勘测阶段,平整场地尚未移交给广东海芯。”

  而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原计划于2020年10月2日前交地、2020年11月2日前开工的广东海芯项目主体广东海芯“尚未与土发中心签订交地确认书”。海芯项目如今正在重新制定项目发展方向。

  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南沙分局已于2020年12月14日书面通知广东海芯限期接受项目用地。

  资料显示,今年2月份,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公开挂牌出让的1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由四家企业联合竞买成功,分别为广州南沙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沙开发集团”)、深圳市芯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芯信”)、广州南沙云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沙云芯投资”)、融美(广州)投资控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融美投资”)。据悉,该地块位于万顷沙镇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示范园东南侧、万泰路南侧,土地出让费7218万元。该地块已于2020年3月11日成交。

  正是以上四家联合竞买人于2020年3月11日联合创立了广东海芯。工商资料显示,广东海芯注册资本为10亿元,由南沙开发集团认缴出资额3亿元持股30%。而南沙开发集团是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子公司。深圳芯信认缴出资额3亿元持股30%,深圳芯信原为尚青生、肖德元和王爱阳持股平台公司,后尚青生退出。此外,南沙云芯投资认缴出资额2亿元持股20%。融美投资认缴出资额2亿元持股20%。

  南沙云芯投资成立于2020年2月20日,其股东深圳芯信和深圳市云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市云湾投资”)各50%股份。而深圳市云湾投资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也是上文提及的王爱阳。

  而融美投资注册于2019年12月19日,是由原摩托罗拉中国区总经理陈永正占股80%的一个新成立的有限合伙公司,而广东海芯项目正是由陈永正发起的。

  陈永正曾表示,广东海芯项目缘起于中国政府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而对于该项目的团队构成,陈永正表示,中高端人员将从海外邀请,利用他本人原先在摩托罗拉时积累下的人脉,从恩智浦/飞思卡尔、意法半导体、安森美等公司高薪聘请愿意来中国内地发展的人才;第二是利用广州高校多的特点,实行人才培育。正如海芯的名字一样,广州南沙靠海,海纳百川,聚全球精英,是为海芯。

  据悉,该项目预计建成后,将生产功率器件、MOSFET、IGBT、数模混合(Linear&BCD)、微机电、单片机等产品,达产年将形成年产8英寸芯片42万片,12英寸芯片8万片的生产能力。

  记者于12月15日前往广东海芯项目现场探访。在项目现场,记者看到,多台挖掘机正在工地上填土作业。据现场知情人士介绍:“该地块正在回填砂、勘测阶段,平整场地尚未移交给广东海芯公司。”

  据广州市南沙区委宣传部12月23日向记者发来的采访《复函》,南沙开发集团、深圳芯信、南沙云芯投资、融美投资联合体于2020年3月17日签订成交确认书,于2020年4月2日以广东海芯名义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出让年限20年,出让金已全部缴纳完毕。

  《复函》还透露,根据出让合同的约定,该地块应于2020年10月2日前交地,2020年11月2日前开工,2022年1月2日前竣工;但目前广东海芯“尚未与土发中心签订交地确认书”,“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南沙分局已于2020年12月14日书面通知广东海芯限期接受项目用地”。

  多位半导体业内人士近日向本报记者表示,“广东海芯项目没有下文了”。还有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直接向记者表示,他所熟悉的几个高层都离开广东海芯了。

  12月16日,本报记者来到广东海芯工商登记的住所“广州市南沙区横沥镇明珠一街1号703房”,大楼物业相关人士表示,该地并没有广东海芯这一公司,一家名为广州南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在703房间办公。

  记者进一步查询得知,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实为南沙开发集团旗下子公司,而南沙开发集团是广东海芯的大股东。

  在12月16日的实地走访调查过程中,本报记者还获悉,广东海芯与南沙开发集团法定代表人皆为李劲。本报记者进一步尝试联系广东海芯和南沙开发集团,其中,南沙开发集团综合管理部部门相关负责人则对本报记者表示,“我没有广东海芯联系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海芯的其他三大股东深圳芯信、南沙云芯投资、融美投资的注册地址皆为集群注册,与南沙开发集团住所地址在同一栋楼。

  对于深圳芯信的注册地址,上述南沙开发集团综合管理部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没见到过”。

  记者还从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电子税务局网站获悉,广东海芯有欠税风险,欠印花税36090元、契税2165400元。

  对于上述项目进展情况及背后投资情况,本报记者于12月16日联系南沙开发集团综合管理部了解情况,南沙开发集团综合管理部表示统一由南沙区委宣传部回复。

  广州市南沙区委宣传部在记者发稿前发来的《复函》,并未直接回应该项目是否停摆或者是否存在资金困难,仅表示“区委宣传部从广州海芯集成电路项目资方之一的广州南沙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海芯项目目前正重新调整和优化整体战略发展计划,相关工作正有序开展”。

  《复函》的主要信息还包括:2020年1月,南沙开发集团着手与有关技术团队对接合作,依照招商引资相关条例引进广东海芯集成电路项目。

  张汝京曾与广州市黄浦区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预计投资68亿元打造CIDM(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项目的8英寸和12英寸晶圆厂。

  今年3月18日,张汝京出席了该项目举办的开工仪式,业界一度出现了“张汝京有可能放弃青岛芯恩”之类的种种猜疑,也让广东海芯受到外界关注。当时,张汝京对此发出声明,称自己和广东海芯项目创始人陈永正是旧识,仅是担任公司顾问,自己正忙于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恩青岛”)的设备安装,计划在今年6月底前开始试投产。

  记者注意到,广东海芯和张汝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尚青生和肖德元间接投资了广东海芯,也间接投资了张汝京的芯恩青岛。

  企查查信息显示,深圳芯信原为广东海芯的出资方,今年4月5日,深圳芯信曾发生过一次股东变更,股东从“尚青生,肖德元,王爱阳”变更为“肖德元,王爱阳”,退出前尚青生和肖德元分别持有深圳芯信36.00%和36.00%的股权,尚青生退出后肖德元持有深圳芯信72.00%的股权。

  记者注意到,5月20日,深圳芯信已变更为广州芯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芯信”)。

  企查查信息显示,广州芯信实际控制人是肖德元,肖德元又是宁波芯恩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芯恩”)的股东,已经退出广州芯信的尚青生同时也是宁波芯恩的股东。由尚青生、肖德元以及张汝京、宁波芯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的宁波芯恩投资了芯恩青岛项目。宁波芯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最终受益人为尚青生。

  记者发现,广东海芯集成项目和芯恩青岛有许多相似之处。广东海芯集成项目是IDM(垂直整合制造)模式,建设年产不少于30万片的8英寸晶圆及芯片生产线英寸晶圆及芯片生产线;芯恩青岛CIDM(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项目是建设月产8英寸芯片3万片、12英寸芯片3000片的晶圆及芯片生产线片的光掩模版工厂。

  2017年,芯恩团队从宁波起步,张汝京曾与广州市黄浦区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预计投资68亿元打造CIDM(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项目的8英寸和12英寸晶圆厂,只是双方签约之后就再无进展了,最终芯恩项目落地青岛。

  而芯恩青岛的融资发展似乎也并不顺利。芯恩青岛项目是由青岛澳柯玛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和宁波芯恩共同出资设立,前者认缴出资额7.5亿元,是青岛国资委旗下澳柯玛集团的子公司,后者为张汝京团队的持股平台公司,认缴出资额5亿元。

  去年年底,青岛西海岸集成电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北京集成电路尖端芯片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出资入股青岛芯恩,今年7月1日,天眼查显示,芯恩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青岛兴橙集电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兴橙集电”),认缴出资额28.55亿元人民币。就此,兴橙集电成为芯恩青岛项目新进的大股东。

  在此轮股权变更后,今年11月,恩芯青岛又发生股东变更,兴橙集电退出,所掌握股权由青岛澳柯玛云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澳柯玛云联”)接手。天眼查显示,青岛澳柯玛云联成立于今年9月1日,由澳柯玛集团100%出资,最终实际控制人为青岛市国资委。

  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显示,青岛澳柯玛云联对青岛芯恩持股比例达57.10%。青岛市国资委最终对青岛芯恩的控制权比例达到了67.1%。

  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下一步将按“主体集中、区域集聚”的发展原则,加强对集成电路重大项目建设的服务和指导。

  对于芯片这个“卡脖子”的产业,近年来各级政府层面均在大力支持,并出现了地方政府竞相建芯片产业基地现象。

  然而,半导体项目却频频爆雷受到外界关注,前段时间武汉弘芯千亿项目烂尾事件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武汉弘芯项目顶着业界泰斗蒋尚义的“名人效应”,但蒋尚义辞职后就没有下文了。而国内也有不少拉来业界大拿站台拿项目的情况。

  近期,除了武汉弘芯烂尾,受到关注的还有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半导体等,前者在7月份已正式提交破产申请,后者同样陷入危局,停工、劳资纠纷,目前坤同半导体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并且今年同样深陷工程合同诉讼纠纷。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对国内芯片投资热作出回应时称,国内投资集成电路产业的热情不断高涨,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发展的规律认识不够,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甚至有个别项目建设停滞、厂房空置,造成资源浪费。

  此前,相关媒体报道显示,“发改委的立项窗口指导非常严格,要求讲述项目的技术来源、技术团队、资金的持续性等,考核指标非常严格,如果没有通过窗口指导就匆忙上马,项目的失败率是非常高的。烂尾的这几个项目,大多是未经立项就上马的。”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朱邵歆、黄伟熔在谈到对我国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发展路径的思考与建议中就提到,要推动省市建立集成电路的窗口指导机制,并将化合物半导体列入窗口指导。在项目投资决策前,地方政府通过指导窗口委托中立的产业发展咨询机构对产品市场方向、技术团队能力等进行评估,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避免不符合地方发展需求和实际的化合物半导体项目盲目落地。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示,关于半导体制造项目,有明文规定,需要进行相关指导,进行相关风险评估。

  今年3月广东海芯项目开工之际,顾文军就在微博称:“据悉广东海芯并没有提交相关申请,不仅没有提交给中央部委,也没有提交给广东省和广州市。这种特殊时期‘不戴口罩’还是有很大风险的。”

  而半导体另一位专家则向记者表示,晶圆生产项目不经过发改委“窗口指导”也可以做,就是不能享受一些优惠政策,“如果地方财政愿意兜底,是可以上马的,但是拿不到国家的任何补贴。”上述半导体专家表示。

  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下一步将按“主体集中、区域集聚”的发展原则,加强对集成电路重大项目建设的服务和指导。会上,也指出要强化风险提示,加强与银行机构、投资基金等方面的沟通协调,降低集成电路重大项目投资风险,规范产业发展、建立防范机制和压实各方责任的要求。

  对于海芯项目的战略调整,南沙开发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对项目资金来源、人才团队、可行性等方面开展进一步审核,将视相关资源到位落实情况再决定是否继续推进,以防范集成电路项目风险,实现政府理性投资。

  此外,海芯项目的战略调整或与芯片产业大环境相关。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半导体行业关键技术转移、设备供给、海外融资和产品销售等方面出现了剧烈变化,全国各地集成电路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阻碍。